Daisy2018

别去评论你不了解的事

我昨天做了一个梦。


我梦见我走在家乡那条河长长的大坝上,河堤没有铺水泥,脚底下踩的是湿润的泥土。路两边的斜坡上绿草茵茵,是很深很深的那种绿色。河水很干净清澈,是浅蓝色的,有点像湖水。


我梦见爸爸和妈妈站在我的两旁,我们是完整的家庭。我从高处往下看,感觉很凉快,河里有一些人在游泳,他们好像不觉得冷。沿着大坝慢慢的走,我好像在挑选一个地方,这样就能从那里跳到河水里面去,而且我知道那水是安全的。


没有太阳,是阴天,也没有风,很安静。河堤上的行人衣衫完整,没有人关注游泳的人,有个短发的姑娘在看天空。


河对面是很矮的山,我意识到这可能与现实差别了几十年,还不曾有商业街。山后面好像什么也没有,天是灰色的,没有飞鸟。


我低头的时候河里已经没有游泳的人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台机械半浸在河水里。那东西有点像航天飞船的着陆舱,它有白色的外壳和橙色的弧线,有点像一个巨大的骰子。橙色的弧边还在发着微光,舱门是关闭着的红色的圆圈,但我知道里面什么都没有。


我往左边看去。风吹起短发姑娘的头发。更远一些的河堤上多出一架机械臂,吊着另一个介于橄榄球形和骰子形的机械舱。然后机械臂开始摆动起来,所有人都朝它看去。机械舱跟着摆动起来。然后砸在机械手臂上,发出厚重的、“轰”的声响。


这种感觉很微妙。因为现场实在很安静,只有微微的风在吹。气氛很安宁。而机械撞击的声音居然一点也不突兀,就像即将下雨的天气和轰鸣的雷声一样和谐。


我们继续看着它们一次一次的撞击,直到机械手臂摆动的幅度太大导致机械舱撞在了电线上。电线就在我们头顶,电线开始崩断,发出滋滋的电流声,电线杆开始倾斜。我有一点不安,身边的人略微散开了点。我对身后的人说我们走吧,但我不知道我身后的人是谁。我不记得之后的情节,只记得我看了一眼那个短发的姑娘,她依旧在看河水,风依旧在吹。


 
上一篇 下一篇
评论
©Daisy2018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