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isy2018

别去评论你不了解的事

一切从我接了那个电话开始。


电话那边听不到我的声音,两个人一直在互相徒劳的讲话。


我把手机充电器拔下来,失手碰落了桌上从宜家买的玻璃杯。


玻璃杯摔碎了。我感觉我的耐心也随着杯子一起四分五裂了。


站了一会儿开始蹲下来捡碎片,心里想着并不会有电视剧里玻璃割破手指的情节。 兰兰被我摔碎玻璃的声音吵醒了。她坐在床上,定定的看着我捡玻璃。


我拿扫把把碎片都扫干净,出门倒进楼道的垃圾桶。门外风很大,垃圾桶装满了。


碎片哗啦啦的全掉在地上,突然有点懊恼这样会让清洁阿姨觉得很烦吧。


站在楼道对自己摇了摇头,不知道怎么说好。回到寝室我又开始拖地,却发现拖把比地还脏。拧开水龙头开始冲水,看见沙子从拖把里被冲出来,流成一条长长的线。我机械的冲着拖把,突然就有点想家了。


我想回家,看一看妈妈。还想回去看牙齿,最近又牙疼了。我对陌生的医院总是充满恐惧。还想去宜家,再买一个杯子,和摔掉的一模一样。


我站在水池边胡思乱想,窗外吹来凉凉的夜风。我想到好友最近说想给我介绍男朋友,又说即使不想谈男朋友也交个朋友吧,她很喜欢的学历很优秀的人。我又想到前几天拎着快递路过的学院的篮球赛,树影里投下来的太阳,遮住的拉拉队的身影。


拖地的时候兰兰从床上起来,提醒我注意一下鞋子里是否有玻璃渣。

她今天忙了一天,傍晚才回来。拖着疲惫的步子,头发乱,脸上的妆也花了。

吵醒她我很内疚。


我们开始讨论玻璃杯的材质,讨论一直在烧却永远不够喝的开水。集体居住的矛盾在只有我们两个独处的时候被拿出来说,然后放大,然后开始抱怨。


我说我受够了,受够了被源源不断的索取,却无法与之划清界限,我受够了被窥视,被试探,被隐瞒。我知道这样说很矫情,但就是逃脱不了。


我觉的我把日子过得一团糟。开始早上起不来,晚上睡不着。又开始牙疼,开始长胖,开始身体变差,开始学习不下去。我感觉迷茫,眼前像有雾。


兰兰慢慢的喝着水,说,我也是。


我说有些东西两个人刚好,三个人可以忍受,再多就很suck。我说有时候其实我都很想骂人,但不能这么做。


兰兰说,其实…一个人,最好。


我很想好好收个尾,但是收不好了。


 
上一篇 下一篇
评论(9)
热度(1)
©Daisy2018 | Powered by LOFTER